国家卫生计生委湖北省卫生计生委

“微信医生”曾宪玉:让患者随时“网上问医”

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曾宪玉先进事迹材料

发布机构: 宣传工作  | 发布时间: 2017-08-21 17:52:22  |  点击数: 2199 |  字号: 


她建立“曾医生病患群”方便患者随时“网上问医”,她是铁打的群主, 24小时不关机,不论白天深夜见缝插针答疑,受益的患者粉丝累计达350多人,不少患者表示自己曾加入过这个特殊的、温暖的微信群,是她的“铁粉”。她就是始终追求“仁医精神”,被患者亲切称为“微信医生”的曾宪玉。

曾宪玉,女,汉族,1973年7月出生,中共党员。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副主任,医学博士、主任医师。现担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皮肤科分会副主任委员,湖北省中医药学会皮肤科分会常委。先后荣获2017年武汉市三八红旗手、第四届“我心目中的好医生”荣誉称号,多次被评为全市卫生计生系统先进共产党员。

 

北京进修初尝医患微信沟通

说起智能手机,曾宪玉曾经是一只“菜鸟”,她以前从来不玩微信,但是在北京进修时的一次经历,改变了她对微信的“成见”。2015年5月,曾宪玉到北京跟随中医大师冯世纶学习,她们小组一共有六个人。期间来了一个怀孕7个月的孕妇,持续20多天高烧40℃,跑遍了北京各大医院,尝试了各种方法,高烧始终不退。为了及时了解病情发展、追踪治疗效果,小组6名年轻医生不约而同掏出手机,加了这个孕妇和她老公的微信,并组建了一个群。这是曾宪玉第一次使用微信。

  “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“体温还高吗?”“调药方后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……每天,大家都会在微信群里仔细询问孕妇的用药感受。吃了三周的中药,这位孕妇终于退烧了,一个月后顺产生下一个健康的大胖小子。她老公特意录下宝宝的视频,上传到群里报喜。

  曾宪玉由此发现,微信不仅可以方便病人及时反馈用药感受,也方便医生随时调整药方,这种互动式体验让她很受触动。当年9月回汉后,她在微信上建起了“曾医生病患群”。

 

微信答疑让病人不用一趟趟跑医院

“我花几分钟解答了病人的疑惑,就能避免病人来回跑医院的麻烦。”曾宪玉觉得:互联网让人际沟通如此便利,何不好好用在病人身上?

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是国家重点科室,拥有全省最大的门诊量,凭患者的意愿都拉进群显然不现实,曾宪玉对入群患者有着严格筛选。她主要选择三类患者:病情较重又无法方便及时复诊的外地病人、病情复杂疑难的病人、治疗过程中可能出现意外并发症的病人。

为了让微信群的工作更高效,曾宪玉跟病友约定了“五不”群规:不愿意实名制的请退群;不在群里看诊新病人和开药;不准讨论跟病情无关的事情;不准转发与诊疗无关的任何内容;医患双方不得发布任何利益宣传内容。她解释说,皮肤病皮疹极其相似,仅凭传来的照片,医生很难准确诊断,必须当面拿脉看诊。

近两年来,病人进进出出,群里始终维持在130人左右,与曾医生加了私信的特殊患者也有30多人。每次加微信的时候,曾宪玉都会跟病人说,上班时间没办法及时回复,但有空时一定会回复,当天的疑问当天回复。对于有些不方便在群里上传照片的病友,曾宪玉会选择加私信,一对一地进行交流沟通。最令外地患者欣喜的是,不用再为看个化验单或咨询几个简单问题专程来挂专家号了,群里@曾宪玉即可。病情复杂的患者出现新情况,也可以及时在线上呼叫医生。

2015年冬天,外地农村的梁女士在怀孕7个月时手上长满了水疱,水疱不断化脓,出现高烧呕吐。可梁女士为了胎儿不敢吃药。她来到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,曾宪玉用内外结合的中医治疗方法,开出药物外洗和口服小柴胡汤的处方。考虑到“大肚子”来回跑医院不容易,曾宪玉邀请梁女士加入了微信群。梁女士回家后好多天都没有联系医生,曾宪玉有点担心,便在微信上主动联系她,请她发照片来看看。一看照片,曾宪玉放心了:疱都瘪了,再过十几天就能好。

 

24小时不关机见缝插针回微信

每周要坐两天半的专家门诊,一整天的激光治疗门诊,半天大查房,周六“义务”到门诊坐一天的普通门诊,还有繁重的科研和教学任务,曾宪玉一周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。尽管如此,每天见缝插针地上微信群为病人解答问题,已经成为曾宪玉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。

  曾宪玉家住北湖西路,从家到医院打车大约15分钟的车程,每天这来回的半个小时就成了她雷打不动回复群友提问的专属时间。7点半下班回家吃过晚饭后,她就躲进房间开始回复微信群病友的提问,经常会持续到晚上11点。曾宪玉的手机24小时不关机,除了担心科室有突发情况要处理,也是怕有病人出现突发病情深夜求助。一个患急性湿疹的病人,不清楚湿敷药的用法,晚上11点多还在微信群里向曾医生紧急咨询,曾宪玉只要看到了,再晚也会给病人回复。

  看着曾宪玉医生坐门诊、查房后,再利用午休时间埋头回复患者微信,同事被她高涨的工作激情所感染,好奇地问她何以能做到这样长久的坚持,曾宪玉回答:“一切源于患者信任的力量。”

 

曾医生与患者的微信情缘

刘阿姨曾是一名“干燥综合征”患者,该病症除口、眼干燥表现外,患者还会全身乏力、低热等,这些陆续出现的症状都让刘阿姨痛苦不堪。她不想用激素和免疫制剂治疗,得知这个病也归皮肤科“管”,便找到了一直给自己治皮肤病的曾宪玉,希望用中药治疗。

“我会尽全力给您治,我们一起努力。”尽管中医治疗干燥综合征并无现成经验可循,曾宪玉还是一口应承了下来。那时曾宪玉刚刚学会使用微信,她主动加了刘阿姨为好友。

每次换新药方了,曾医生都会主动在微信上问“感觉怎么样”;出现新状况,刘阿姨随时在微信上说给她听。微信中,刘阿姨尊称曾医生为“您”,曾宪玉则亲切地管她叫“刘大姐”。刘阿姨说:“自从与曾医生成为微信好友,我就把我的症状和治疗上的点滴感受,写成文字第一时间发微信告诉她,不论什么时候,曾医生都会抽空及时回答。”“曾医生记得我的复诊时间,每次都会提前两三天发来微信提醒;如果出差停诊,她也会发微信提前告知我”。“有一天深夜11点,突然一阵剧痛从前胸游走向后背,人像被冻住一样,我无助又害怕,试着给曾医生发去微信,她立即回复过来,指导我自救,让我很快平复……”

据粗略估算,650天的时间里,两人5000多条微信互动,有问诊、有关心、有指导、有聊天。如今,刘阿姨的病已经痊愈,她早已把曾医生当做朋友和家人,她红着眼睛告诉大家:“这两年,得亏了曾医生。”

  

病人猛夸看病慢的曾医生

曾宪玉有“快”与“慢”法则,回微信“快”,高效答疑减少病人等待;看门诊“慢”,倾听患者把话说完。

她给人的印象总是性格温和,带着浅浅笑意,说起话来轻声细语,让人感觉很亲近。在同事们的心目中,曾医生是全科室看病最“慢”的医生,给病人的时间最多。除了简单复查和开药的患者,曾宪玉平均看诊一个病人要10分钟。刚开始,不少病人抱怨候诊时间太长,满腹牢骚,可看完病出来个个脸上“阴转晴”,夸赞“这个医生看病蛮过细”。

  鄂州的王女士是酒糟鼻,她凌晨4点出发,辗转4个多小时赶到市一医院,快11点半才轮上她。3个多小时的等待让王女士满肚子的怨愤。“怎么看这么慢!”一脸怒气的她走进诊室,面对曾医生询问病情,她很是不耐烦。曾宪玉全然不在意,从发病时间、症状,到她的生理期、排便情况、饮食习惯、睡眠作息、脾胃情况,问得事无巨细。了解到王女士的经济情况和医保农合缴纳等情况后,曾宪玉拿出两个治疗方案供她选择。

  拿了药返回到诊室时,曾宪玉递给她两张小纸条:一张详细写着药品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;另一张写着酒糟鼻护理小贴士,从洗面奶的推荐到饮食起居,一一详细列出。

  “我总算知道她怎么这‘慢’了。”拿着药走出诊室,王女士对曾医生的认真细致赞不绝口。

 

从医18年没被病人投诉过

从医18年,曾宪玉从来没有被病人投诉过。在她看来,病人生了病,心情本来就焦急,如果再碰上个不耐烦的医生,一点小事情就可能引发医患冲突。

看病无论快慢,医生的态度很重要,要让人觉得值得依赖。“医患矛盾多是源于沟通不畅,只要多站在病人角度着想,就不会觉得麻烦。看病时我很愿意和病人交流,看到病人在我的指导下治好了病,我都非常开心。”曾宪玉说,自己看病慢,最大的益处就是容易获取病人的信任,并愿意配合医生尝试各种治疗,其实是医患双赢。

 

她一直抱着初心在行医路上奔跑

每天早上曾宪玉都会拿着经方书背诵。“上班18年,还能坚持像上大学时那样读背,太不容易了!”说起曾宪玉,同事们言语间最敬佩的是曾宪玉的“初心未改”。

“她一直在奔跑!我很欣赏她这一点!”知名皮肤病教授段逸群表示,“好医生,必须敬业,更须精业。曾宪玉就是这样一位践行者。”